一木一世界,一木一森林。博如天空。
  笑,世界与你同笑;哭泣,没有人同你一起哭泣。爱自己!

午夜清醒

  
  想要沉沉睡去,却清醒的能数得清自己的头发。午夜十分我独倚床栏望窗外霓红闪闪任思绪天马行空。
  阿美寮应该有这样的静吧。春上村树笔下极力描绘出的精神病者的世外桃源,它的夜只有在直子均匀的呼吸和雪山上厉风的呼啸中度过。
  可是,阿美寮的静是无人的冷清,而这个城市却是有人的死寂。在白日压抑的水泥丛中穿梭,刻意寻找自己想得到的东西。然后在这样的夜里沉沉睡去,让逃避来欺骗自己的心灵。
  窗外的风轻轻的吹了进来。我望风,风对我以无语。我望窗外,尘世报我以沧桑。我心沧桑。沧桑的如秋日黄昏中的一片落叶,沧桑的似惊涛骇浪中的一野扁舟。沧桑的心,只有在这样死寂的夜里拿出来,任其飘零。
  街道上有一个红衣女子,倏然而过。修长的身影,如瀑的长发。我想她应是一片枫叶。深秋十分,红衣似火,由于某中原因却不得不凋落,漂泊在俗世的尘埃中,受尽凄凉。
  我是一个喜欢幻想的人。喜欢把美丽的东西撕成碎片,然后感怀它曾经的美丽。于是我的生活充满缺憾。于是我的女友一个个离我而去,最后的女友离去时说:你是一个自恋的人,注定不会有幸福。你的一身将充满缺憾。凄凉美却会痛苦,保重!
  空中飞过一条光带,缓缓的,象一条挣扎的鱼不甘被黑暗的波涛吞噬。那不是流星。都市的夜空没有星。那是一架飞机,匆匆的只是这片天空的过客。而我也不只是人生的过客?匆匆的到过很多地方,匆匆的邂逅很多人,匆匆的为彼此不同的目的而别离。离别后,或许永远都不会再见面。
  在这样漫长而匆匆的旅途上,也只有这样的夜会让我停下来想,停下来思索,思索这本无味的世界。
  我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。常常一个人走在人群里会感到突然而来的孤独。没有一个人是可以真的相信:没有一颗心可以倾尽交流。于是恐惧,开始不停的走,不停的寻找,流浪。
  寻找却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,只是让心灵更加的漂泊无倚。
  窗外的风渐渐的无形,只是一股冷气慢慢侵入肌肤。侵凉我落叶飘零般的心。飘零的叶遇霜不得不凋落,重堕尘世的沧桑。或许我就是在找一个能让我停下来的地方。但我知道它决不是我身下的那片泥土。它应该象阿美寮那般纯净,安详。
  现实是残酷。当人从明日醒来,恢复千年留下的兽性。大家又要不停的撕咬,蚕食。为了生存,只能竞争。于是在这样清醒的难以睡去的午夜,让心漂泊一下不啻是一种享受。至于是否能数的清自己的头发,却也无所谓了。


    大学时刚看过春上村树的<挪威的森林>写的.当时的环境让思想有些偏激.偏而不躁,总算没错.





[本日志由 木木 于 2007-12-03 09:38 AM 编辑]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 午夜清醒
评论: 0 | 引用: 9 | 查看次数: 965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验证码: 验证码
内 容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关闭 | [img]标签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