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一世界,一木一森林。博如天空。
  笑,世界与你同笑;哭泣,没有人同你一起哭泣。爱自己!

乱乱风尘

  我,可不可能?成为你笔下的一个幽灵?

  2006年的一日,我正在一个小型聚会上和好友低头浅饮啤酒,耳边一个女人轻轻如是说。声音细若蚊蝇,只有我能听见。

  我转头,一个轻施粉黛的女子默默的看着我,好象根本没有发出过声音,眉眼间却处处含着俏皮的笑。

  小晴,来一起喝酒。好友说。

  然后我就认识了这个一直被人称为小晴却没人知道她真名的女子。那天美女相伴酒也渐渐喝的多了。只记得我走出酒店,茫然的夜色中是随风而起的乱乱风尘。我的心也在这乱乱而起的风尘中变的迷乱。人们全部离去,最后只剩下我们两个,我看她的眼睛,她也看我。眼神中有一点挑衅一点期待或许也有一点点的迷茫烦乱抑或忧伤。我喜欢这多情而杂乱的眼神,于是我在沉醉中抓住她的手说:跟我走!

  半夜醒来,窗外已是瓢泼大雨。我在黑暗摸索,想起来喝水,却摸到她冰凉的脊背。我想抽烟却找不到火。蒙蒙中,又沉沉睡去。梦中,我看到她缓缓离我而去。

  雨,下了整整一个星期。第二天一早,她已经起来去上班了。我开始懊悔,于是打电话给好友。好友说:“你这么早都起来了?”带着暧昧的笑。“你熟悉她吗?”我问。“经常在聚会上见,不像咱这么知根知底的。”“奥,有空在联系你”。挂了电话,我也去上班。

  原以为我生命中的第一次一夜情就这么发生也瞬间的结束了。而上天却安排了另一次偶然的相遇。

  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,我从一个十字路口匆匆走过。木头!有人叫我。我回头,看到一双带着多种复杂感情的眼睛。我记得这双眼睛。小晴!她拉着一个皮箱缓缓的走过来,脸上仍然是那种俏皮略带挑衅的微笑。“去那里”我问。“出去远足”。她说。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“不知道!”“那我送送你!”

  路上,两个不知道再说什么,只是缓缓的走,路边开始有微微的风,渐渐的扩大,带起地表的尘土,风与尘再次纠葛的一起不能分开。而我们却在面对分离。“车站到了,你回去吧。”她说。“恩。”我再次凝视她那复杂的眼神转身离去。

  乱乱的风沙在身后追逐,这个女人她在寻找什么?那么让人迷恋怜惜的眼神,却在不断的飘泊。火车的汽笛声一响,大雨倾盆而下。乱乱风尘在空中嘎然落下,万物一些都被溶入雨中。火车在远处,好象已经是在画中,一切都在动,一切却已好象静止在画中。

  小晴,小晴,为什么认识了你,就不再有晴天了呢?你究竟是什么人,叫什么名字呢?

  回家后,我打开电脑,写下此篇。

  两日后,短信飞来。木头,我终于成为了你——笔下的幽灵。

  ……



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455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验证码: 验证码
内 容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关闭 | [img]标签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