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一世界,一木一森林。博如天空。
  笑,世界与你同笑;哭泣,没有人同你一起哭泣。爱自己!

怀念家乡,想念家人。


  某日清晨,我站在家乡火车站站台上曝光出这张底片,飞驰的火车带出我童年的梦想,记得10几年前的同样时间与地点,我曾望着飞驰的火车许出我心底的愿望。而今愿望一一实现,和我一同许愿的那群孩子也都天各一方。我在得到的同时觉得也失去好多东西。人生就是这样一个得到与失去的过程。这个过程是残酷的。经历了这么多的残酷我们才能成熟。


  远处的信号灯一盏一盏逐渐亮过来,火车也缓缓的开进火车站,凌晨5点钟的站台上乘客寥寥无几,我在外漂泊7年后,不得不继续的飘出去。
  想起刚看的贾平凹先生的新书《高兴》中说:“城里人其实都是来自乡下,如果你不是第一代进城人,那么就是你的上一代人进的城,如果你的上一代还不是,那就肯定是上上一代人进的城,凡是城里人绝对不超过三至五代,过了三至五代,不是又离开了城市便是沦为城市里最底层的贫民。”
  我是第一代进城人,和我的父亲一样,他从乡下走进县城,我从县城走入省城,而我姐姐去了离我们很远的海滨城市。我们一家人都是第一代进城人,我们注定是一家人却不能生活在一起。身体的漂泊让人疲惫,心的漂泊更让人精神无依。我开始理解坚强的父亲为我们所做的一切,理解他永远坚强的外表下的脆弱。就在姐姐出嫁的时候,他的坚强随着年龄的变老而显出脆弱。我两次看到他满含泪水的双眼,而姐姐问他的时候,他还好强的说,眼睛发炎了。新婚幸福的姐姐为爸爸买来眼药水,却不知道这是父亲为她远嫁它方而落下的慈祥的泪水。
  我又想起来露露,那个电视剧《奋斗》中的女人。她牺牲了自己的幸福就为了换来全家人能在一起。也就是换来了全家人第一代进城人的身份。当时觉得她的牺牲多么的不值得。而今才知道,简简单单的一句:全家人能生活在一起就好。是多么难办到的一件事情。现在好多的孩子没有结婚就在想结婚以后搬出去住,离开父母,而我,现在多渴望能和父母住在一起。一家人天天在一起吃饭,对我成为多么奢望的事情。在我童年的愿望都满足后,我许下一个新的愿望:以后可以一家人快乐的生活在一起。


  火车飞驰,窗外的景色一一闪过,我离家乡越来越远,离我的父母越来越远,身后那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国家级贫困县永远的提醒我,我本出身贫家,我不用羡慕别人的一切,我所做的就是塌实努力的奋斗,平淡快乐的生活。正如路边的小草和大树,如果小草嫉妒大树的高大或者因为在大树的阴影下生长而自卑,那么小草都忧郁而死了。而小草终究是小草虽然它看到大树,可是小草是怎么也长不成大树的。我所努力的,就是做众草中最绿的那棵。我也希望,风刮的更大些。疾风才懂得劲草!




[本日志由 木木 于 2008-08-08 11:51 PM 编辑]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589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验证码: 验证码
内 容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关闭 | [img]标签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