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一世界,一木一森林。博如天空。
  笑,世界与你同笑;哭泣,没有人同你一起哭泣。爱自己!

初吻无声

      哥,我们来教你打啵吧。乐乐闪着貌似纯真的大眼睛看着林。林一脸迷茫,然后就看到她抱着杨杨在班门口狂啃。林和其他同学一样,一脸惊愕的看着她们的疯狂举动,闪身进入教室。
      乐乐和杨杨在一个寝室。从军训的时候,就让人看出不一样的疯癫。当然,这是林这些农村来的孩子的看法。大城市的孩子叫这为时尚。晚饭过后,林和两个班干开始查寝。查到乐乐寝室的时候,她们说:“我们是最后一个寝室了,聊会儿天吧。”于是林和两个班干和这来自天南地北的8个姑娘海侃起来。新入大学的年轻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恋爱。当大家由浅入深谈到上午的狂吻的时候,林憨气十足地说:“我还没有吻过呢。”这话在这些经历颇多的女孩子中不异于一个重磅炸弹。几个小女孩在惊愕过后马上扑过来,给我,给我,我要初吻。瞬间,林觉得身上已经压了最少3个人,落后的还在周围徘徊寻找下口的机会。慌乱中,林只来的急抽出一只手,死死的唔在嘴上。5分钟过后,大家在气喘吁吁中起来。林看到乐乐和杨杨一脸不甘的样子,满目惊恐。“看林吓得脸都白了。”乐乐说。然后大家大笑。
      林第一次知道保留初吻还有这样的危险。
      从这次事情以后,林想:应该把自己的初吻送出去了。不是我的女朋友,也应该是一个纯洁的女孩子。
      一天晚上,林去上网。碰到了盼盼,她是高中时候小林两届的学妹,偶尔的时候会去看林打篮球。在网上聊了很久无聊的事情,最后不知道怎么说到要一起玩。
      盼盼说:“你来吧。我等你。”
      林说:“好,我现在去坐火车回家。”然后就下线,给寝室打了个电话,直奔火车站。
      林到家的时候,已经午夜12点。他从火车站出来,看着亲切的故乡夜晚,不由感慨万千。一路走到曾经的学校,盼盼早已经回家了。林找到一个晚上还在营业的网吧,坐到早上。
      5点的时候,林走到盼盼上早自习必经的路口。看到林的时候,盼盼有一丝的惊讶。她说:“我以为你开玩笑的。”林笑笑,说:“上学去吧。”然后回家睡觉。
       妈妈迷茫的看林疲惫的回来,没有多问什么就去做饭了。第2天,林回到学校。
      再次上网的时候,林看到了盼盼的留言。“那天见到你的时候,我很感动。”她说。“星期天回来吧。”
      再次见到盼盼的时候,林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“我们干嘛?”林问。
      “去看火车吧。”她说。
      他们坐在离车轨远远的荒野中,看火车一辆辆的呼啸而过。
      “无聊的时候,心烦的时候,我就来这里看火车。”盼盼说。
       林看她稚气的脸庞,不知道这个女孩的心事。
      “我们查火车有几节吧。”盼盼说。
      “好。”林说。
      火车在经过的时候,他们就默数。然后互相告诉对方自己的数字。这样,一天很快的过完了。晚上的时候,林说:“回家吧。”“不想回,我们走走吧。”盼盼说。
      直到把这个小县城走了8遍,已经到了晚上12点。“去网吧吧。”林说。“好。”盼盼说。
      还是上次林坐了一夜的网吧。只有他们两个。半夜的时候,盼盼说冷。林温柔的把她揽进怀里。盼盼很快的就睡着了。林看着盼盼在自己怀里安静的样子,不由闭上眼睛,用自己的唇轻轻的触上她的。
      早上起来,盼盼羞涩的看林。林突然有了负罪感。初吻就这样送出去,可是,这个单纯的女孩并不是他想相伴一生的人。
      后来,林开始有意的躲避盼盼,直到两人失去联系。
      再后来,林吻了乐乐。吻完,林坏笑着说:这是我的初吻,今天的。
      再再后来,林也可以和大学女友在影院,在马路上,在校园里疯狂的湿吻。
      再再再后来,林在深夜想起当年那个不爱的女孩,那个无声的夜晚,那个无情的初吻,只能在心里对盼盼默默忏悔,对那年少轻狂的自己悔恨。
      那年初吻相拥,无爱,无声,也无情。



[本日志由 木木 于 2007-06-08 08:17 AM 编辑]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 初吻 大学 无情
评论: 0 | 引用: -3 | 查看次数: 767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验证码: 验证码
内 容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关闭 | [img]标签 关闭